陕西侦破医疗系统腐败窝案 8名正副院长落马

发表于2018-10-05 分类:周边设备 浏览次数:148次

370万台设备售出830万台。消耗品的利润率超过30%。——

医疗器械经销商如何“绊倒”八位院长?

陕西省咸阳市检察院最近调查了一起医疗体制腐败案件。咸阳,安康,汉中六家公立医院的负责人参与此案,其中包括8名副院长和4名科室负责人,据称他们都是医疗设备。此次收购收受贿赂,涉案金额共计260万元,其中一名院长收受贿赂金额120万元。

“新华观点”记者发现,医疗腐败案件主要涉及三个方面:药品采购,设备采购和基础设施项目。大多数基础设施项目都是一次性和短期腐败,而制药和设备部门则是长期的采购行为。性和稳定往往形成一个固定的腐败链。在最高法律设立的中国司法文件网上,记者搜索发现,自2014年以来,全国已有180多起涉及医疗器械和设备采购的案件。

医疗设备耗材利润约为30%至40%

今年3月,绥化县咸阳县纪律委员会调查了该县医疗系统违法行为,发现县中医院严重违反医疗器械采购法律法规。

根据咸阳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肖斌昌的说法,检察院接到线索后,对涉嫌贿赂的江苏国安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经理黄某进行了审判。黄承认,他向绥化,安康,汉中,咸阳六家医院的八名副院长和四名院长行贿,共计260万元。

当检方搜查了涉及此案的安康市某县人民医院院长的住所时,他找到了一个装有50万元现金的纸箱。除了承认接受黄禹的贿赂外,院长还承认接受了他接受了另一家公司的贿赂。

目前已提起案件15起,其中涉嫌贿赂犯罪3人,涉嫌受贿12人,逮捕10人。

黄从2009年开始涉足医疗器械行业。公司与医院有两种合作方式。一种是直接向医院出售CT机和其他设备,另一种是用“租赁”方式与医院分享经营利润。

据黄禹锡介绍,每家医院院长收受的平均贿赂金额约为30万元。汉阴县人民医院院长邹某的案件数额高达120万元。为了维持与医院的关系,黄禹锡是一项艰苦的努力。在向安康市石泉县中医院院长支付30万元后,院长突然转移。为了让这位新领导人负责“合作”医疗设备,黄某向继任者发送了价值1万元的手表。

为了让医院使用更多的产品,黄某继续“处理”设备部门的负责人,并根据消耗品的使用次数给予他一定比例的回扣。经初步调查,涉案六家医院四个设备部门负责人被捕,贿赂金额约为8万元。

在“打击”背后,有一个惊人的利润空间。黄某向汉阴县人民医院出售的医疗器械实际价格仅为370万元,售给医院的价格为830万元。 Hwang承认,他的公司向各医院提供的医疗设备用品的利润从30%到40%不等。

试剂和消耗品均已投入使用。医疗代表是医生做私事的常规方法

据记者调查,许多医院已经陷入吸引患者,增加医院收入,争夺竞争的“设备第一”惯性思维中。他们急于购买各种类型的“高端”大型医疗设备。

陕西省涉及的许多基层医院都有大量的医疗设备,其中一些是有价值的进口医疗设备。今年2月4日公布的招标公告显示,汉阴县人民医院公开招标的医疗设备包括全自动五级血细胞分析仪,彩色多普勒超声扫描仪(进口),实时四维彩色多普勒。超声波诊断设备(进口)等,两台进口设备价值最高,总价值527万元,最低报价也达到38.7万元。

为了尽快收回成本并赚取利润,一些医院将鼓励医生使用更昂贵的新设备来检查患者。一些医院将鼓励医生在经济激励下使用医疗设备。 “现在很多病人去医院看医生。医生经常对MRI,CT等进行一些检查。有些检查可能需要进一步诊断,但有些检查不是为了”创造收入“。市民张静说。

已经在该行业工作多年的医学代表说,在一些医院,医学检查和检查中使用的试剂和消耗品与B加班时施加到试验部位的造影剂的量成比例,与造影剂成比例。用于血管造影。不平等的回扣。 “虽然这些药品的回扣并不多,但有时候使用的回扣是几美分,一两美元,但积累的收入不小。”

在一些医院,依靠高价药物和更多患者来检查和拿回扣增加收入甚至形成了比较的趋势。 “我经常警告Corey的年轻医生不要给病人过于昂贵的药物并做不必要的检查。有些医生说其他部门的价格较高的患者收入较高,并私下责怪我这个部门。导演的大脑不灵活有人说领导和部门负责人可以得到回扣。为什么我们不能接受他们?这种不平衡的心理导致许多医生热衷于吃回扣。“陕西省三甲医院院长,明明(化名)说。

为了获得更多利润,医生也是医疗代表“狩猎”的目标。在上海一家知名跨国制药公司工作的李昕(化名)告诉记者,他负责联系上海三甲医院,主要是定期邀请医生讲授讲座,并向他们支付讲座费。关系。 “为了提高表现,医疗代表要求医生吃饭,医生做私事也很常见。即使是值班医生也必须吃午餐。”李昕说。

采购设备院长“说一件事”医疗违法成本低

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很多地方都制定了医疗领域的阳光采购政策,但采购招标往往是阴险的。最终的决定掌握在具有实权的医院领导人手中,监督系统无效。

根据咸阳市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的说法,在一些医院,特别是基层医院,院长有权在人员和采购方面说“一刀切”。只要导演点头,医疗设备就可以进入医院,所以毒贩一般都会收受贿赂。这是“院长占据了大脑袋,而科长则是小脑袋。”

“我参加了医院的设备采购招标,一些仪器专家认为它很好。最后,这是每个人都不乐观的工具,其原因可想而知。”方向很明确。

医疗行业的特殊性和专业性也增加了该领域腐败的难度。北京大学医学院卫生法系主任王悦说:“应该用多少药,应该用什么药,哪些检查要做,哪些检查可以做,病人不知道医生有很强的权威性和主动性,这进一步推动了医疗行业的不健康趋势。

“应该说医疗行业近年来没有自律。一些医生的最好的朋友不是病人,而是医疗代表和设备供应商。从各地调查的腐败案件,文化生态和价值观一些当地医疗行业被歪曲,许多医生并没有把心思放在商业上,但他们粉碎了部门主管,以便他们能够拥有“医疗权利”。王悦说,作为一所公立医院,要加强行业自律,消除寻求利润。推动两条收入和支出,使医院和医药分开,你可以尝试通过网上采购打破目前的吸毒状态。

另外,在“法律不负责任”的影响下,一些医务人员很容易运气。王悦坦率地说,根据现行的执业者法,经过两年的撤销,可以重新获得医生的执业证书,并出现所谓的“不倒翁执照”,从而降低了医疗违法行为的成本。他建议严重违法的医生应加大纪律处分力度,将其纳入生活禁令的“黑名单”,这将起到阻吓作用。

医务人员建议,在推进医疗改革以扭转“医药待遇”的情况下,医务人员的医疗费用也应适当增加。 “从我们医院毕业并从医院毕业的医生基本工资很低,但他们经常整夜工作,收入和支出不成比例,”西安市第一附属医院的主任医师说。交通大学。

长期关注医疗领域腐败问题的北京北斗丁明律师事务所律师张鹤表示,在依法惩处医生违法行为的同时,还要加大对企业贿赂的打击力度。通过法治建设,制度规范,行业自律等,引导企业建立正规,规范的医疗器械和药品推广体系,寻求良性竞争。 (“新华观点”记者施志勇,陈晨)

主编:毕瑞祥


TAG标签: V6系统(1)


回到顶部